新雅书院2014级(生命学院)何立舟:这是一场愉快的交谈

2017-05-03

本期新雅专访,带您走近书院生权部部长、生命学院何立舟学长。

(1)st
从学社说起
零到一的路程

时间反复敲定终于定在晚餐时段,是学长从结束一下午实验到晚间例会之间的空闲。

作为生科大一生,和学长的初次见面还要追溯回军训刚刚结束的迎新聚会。想来我仍然记得他大概是有把尴尬的空气也变得宜人的本领,被一圈生机勃勃的谈话围在中心。

同样的事情,他在晚上的谈话开场头五分钟又做到了一次——对他而言,轻而易举。

Q作为新雅首批成员和学社成员,可以请学长讲讲选择加入学社的原因吗?这其中有没有发生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A最初加入的时间是在开学季,原因要归于一来到大学就结交到的一群朋友,其中就包括了邀我入伙的前辈,当然还有现任社长张天曦。至于分部,这个在当时分工都不太明确的情况下大概属于哪里有活就往哪里跑吧。

身为第一届,学生工作的开展也遭遇了万事开头理所当然的难题。当时的书院实体化概念比较模糊,学社也是在一段时间后才逐渐组织起来,这之前的工作从日常管理到宣传策划都缺乏系统规划和经验积累,说是处在“雏形”的阶段也不为过。很多决策更大程度上带着探索的性质,记忆犹新的情况大概是刚刚接收到的方案有时在三分钟内就被新方案推翻,这么夸张的情况随着工作流程逐步规范变得罕有,不过当时确实经历了一段纠结的适应期。

在那个阶段参与的人多数是抱着“可以确实地发挥所长做点什么”的想法参与学社的,老师和同学都颇费了一番心思,名副其实的白手起家。

"从无到有,很多时候比一味重复有趣得多。"

当被问及一年的新雅社工经历与其他工作相较独特之处,学长略一思考,随即如是回答。

“在工作体系的成熟程度和自身形象和职能的定位方面,新雅学生组织显然有大片空缺需要时间去成长和逐步自我完善,相比之下,校会和工作出色的其他院系学生会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之处。”他微笑笃定,“但是,除了与身边的人为同一目的努力的成就感,这份工作更加吸引我的正是做’之前没有人做过的事‘、所谓’突破‘的意义所在。”
“你可以说这是无中生有,但我更看重的其实是从无到有之间的这份过程。”


02
NOW
speed up
for the better
“来谈谈人生吧。”

当话题转向大学生活、我问起学长是否有过刷夜经历,他当即亮明了反对立场,外加对充足睡眠的赞赏。舍友之间理念一致的影响力,奠定了学长所在寝室在“起明星计划微信早起签到”活动中不可动摇的地位。

“就算起床失败,也会被敲醒签了到再放回去接着睡。”说到舍友,他语气明快,“大一的时候寝室的学霸总是表示要去搞两个小时学习,听见之后自己的负罪感完全能成为学习动力。”

不慎起晚的早晨室友带回的包子,案头早期中国文明课程厚实的阅读资料,冬天暖气充足的四教窗边座位,图书馆略微令人头疼的木地板吱嘎声,共同构成的是清华园里听上去再平凡日常不过的段落。

【NEW】听说天气暖和起来了,学长在游泳馆的随机掉落指数增加了三颗星
这个确实是最近的兴趣之一,不过……同学,你听说过吃水不忘游泳池吗?

——何学长

静如实验台上的专注

动如脱兔

可能性围绕他不断生长
他选择其中的一些
让它们发生

于是有了长达百米独当紫操南面的女生节条幅
而今年,他们选择的位置是快递点
于是有了众人合力最终敲定的学生节方案
有了场面欢乐难以驾驭的五字班迎新Party
有了他喜欢的小长假七八人一道热闹的旅行

他说:

当你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你就已经超过了学堂路上身边骑车而过的大多数人。


我赶着整理谈话稿,
他忙着出发去下一个会议地点

并不是什么新鲜的内容
事实上,他笑着告诉我
“其实是情系母校结束发言的金句”
我们调侃这句鸡汤味的话
一部分的我们同时并不在调侃它

我记住了它,
也许就像他让很多人记住他那样
——对他而言,
轻而易举。

采访&撰稿 BY 王宇帆
新雅宣传部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