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雅画廊


书院里的绘画:新雅画派

  这里陈列的绘画作品,并不是出自美术学院,而是出自新雅书院,出自新雅书院的艺术课堂,出自全校不同学科和专业的同学们好奇的眼睛以及神奇的心灵。虽然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不曾有过绘画的经验和绘画的技能,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通过绘画去揭示自己的思想,也没有影响他们,通过思想去表达自己的绘画。这是一对既有趣,又纠结,既兴奋,又矛盾的思维关系状态。学生们会受益于这种思想和绘画的交融过程,因为只有思想和绘画相互启迪,才会让心灵意义显现,才会让精神的价值揭示。在以往的教育过程中,有多少天性在这个状态中泯灭,又有多少灵性在这个状态中存活,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没有这样的思维状态,教育就是一句空话。离开思想,绘画难以确立。没有绘画,思想难以生成。在这里,绘画是好奇,思想是对好奇的追问。而追问的结果并不是教育的目的,教育的目的是确保好奇心和追问欲望的存在。为了这个目的,新雅书院开设了审美和绘画课程,为了这个目的,学生选择了这个课程。这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因为我们离开好奇与追问太久了,并且全然不知。

  其实绘画是人类的基本语言,也可以说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母语,与文字语言及诉说语言不同,绘画语言更多地触及了人类的直觉和天性,她能够让我们始终保持天真烂漫,始终保持对于知识和经验以外世界的关注。由于具有较少的“目的性”,以及较多的“包容性”,绘画语言作为一种独特的教育手段,一直为全人类几乎所有的教育体系所喜爱、所珍惜。只不过多数教育体系都忽视了绘画教育的持续性和非职业性,他们认为绘画教育及创作仅仅是儿童的和艺术家的事情,事实将会证明,他们是错的。

  如今画院里的人们是不怎么读书的,可书院中的人们却在画画。虽然我们不可以武断地认为,听不到书声朗朗的地方即便有画也是枉然,但能够在情真意切创作绘画的同时读书,却是长久以来的新鲜事。因为读书即是思考,而没有好奇和追问的思考是否还算得上是思考都成问题。因此新雅书院同学们的作为,对于当今的大学生来说,真是难能可贵,不同凡响。作为他们的任课教师,我既为同学们创作绘画骄傲,更为同学们想要创作绘画自豪。

李睦